相声:曹云金、刘云天相声《说你什么好》_2014春晚相声

曹云金:过了年啊,人人都是喜气洋洋。

刘云天:那可不。

曹云金:您说我怎么就高兴不起来。

刘云天:您怎么了?

曹云金:还不是因为我那倒霉媳妇儿。

刘云天:怎么回事?

曹云金:形容我那媳妇儿,四句话的评语。穿名牌,带名牌,白天睡觉,晚上玩,搞对象的时候,跟我说的是长相厮守,花前月下,结了婚我才发现。

刘云天:发现什么?

曹云金:根本就没有月下,就剩下花钱了。

刘云天:嚯,好。

曹云金:回来能打动我媳妇的三个字,根本就不是我爱你。

刘云天:那是什么呀?

曹云金:随便花,一个字就是买。只要花钱,她就高兴。

刘云天:我跟您说,给自己媳妇花点钱那也是应该的。

曹云金:我媳妇可不是花点钱。

刘云天:哦。

曹云金:太爱花钱了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前些日子看别人都出国旅游,她也想去,人家都去泰国,她也非嚷嚷着要去,我说那行吧,你去办护照去吧,跑了好几趟也没办下来,我说你干点什么行,还是我去吧。到那之后我跟工作人员就急了,我说,哎,大哥,您看我们这护照怎么还没办下来?你去哪啊,我说你看我这去泰国啊,小伙子,你这上写的是秦国。

刘云天:好家伙。

曹云金:小伙子,我们是办护照的,不是办穿越的,还有你这照片也太小了,我说不小啊,还不小,你看你还带着红领巾呢。

刘云天:这也太小点了。

曹云金:好不容易把手续办齐了,奔泰国吧,等到出发那天又给我气着了。

刘云天:又怎么了?

曹云金:上了飞机之后呢,我们俩人挨着坐,等那飞机平飞之后呢,人家一会儿有这个免费的饮料赠送。

刘云天:哎,都有这项服务。

曹云金:人家空姐过来了,小姐,请问您喝点什么?所有饮料一样杯,对不起小姐,我们还得照顾后面其他的旅客,不给我不行,不给我不让你走,我们花钱了,有本事你从我腿上压过去。

刘云天:什么行为啊。

曹云金:您说这什么行为?整个飞机上的人都看我呀,给我臊得一个大红脸,我都低着头抬不起头来,给我臊得。人家没办法,十几种饮料,一样给她倒了一杯,他高兴了,人家问我,先生您喝点什么呀,给我臊得头都抬不起,跟她一样吧。

刘云天:没羞没燥啊。

曹云金:给我臊得啊。

刘云天:什么人这是。

曹云金:好不容易到了泰国了,住酒店吧。

刘云天:嗯。

曹云金:你猜这服务员说什么,说先生我们只剩下海景房了,我说海景房就海景房吧。

刘云天:也得住啊。

曹云金:多少钱一天?5400,5400,这也太贵了啊,凭什么这么贵。我们贵有原因,你猜他说什么。

刘云天:说什么呀?

曹云金:说我们贵有原因,我们是海景房,因为能看见海,所以贵。

刘云天:有道理。

曹云金:我说那这样,你给我便宜点,我保证不看行吗?你猜怎么着?

刘云天:怎么着?

曹云金:他们不同意。

刘云天:要是我,也不同意。

曹云金:不同意也得住啊。

刘云天:哦。

曹云金:好不容易住进去了,坏了。

刘云天:怎么了?

曹云金:发现房间里有老鼠。

刘云天:呦。

曹云金:赶紧给前台打电话吧。

刘云天:问问。

曹云金:Hello hello。

刘云天:嗯。

曹云金:坏了。

刘云天:怎么了?

曹云金:我把这个英文老鼠怎么说给忘了。

刘云天:瞧你这脑子。

曹云金:幸亏是我啊。把猫和老鼠这动画片想起来了。

刘云天:那管什么呀?

曹云金:管什么呀,管大用了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you know tom and jerry?

刘云天:你知道汤姆和杰瑞吗?

曹云金:yes.

刘云天:知道。

曹云金:jerry is here.

刘云天:杰瑞在这啊。您这小脑子呀。

曹云金:就凭我这三句半的英文,勉强在泰国玩了一圈儿,赶紧回国吧。

刘云天:嗯。

曹云金:到了机场又买了一大堆化妆品,一结账又是好几千,您说我还活得了活不了。

刘云天:不至于。

曹云金:哎呦,花点钱也就无所谓。

刘云天:是。

曹云金:在家里还抱怨呢,各种抱怨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男人啊,就怕没出息,我说你说谁呢,你说谁呢,说谁没出息,说你呢,瞧你那倒霉模样,孩子以后长大了,要是像你可就完了,像我就完了,要不像我你就完了知道吗。

刘云天:这都哪儿的事儿了。

曹云金:您说我这么早结婚干吗呀?

刘云天:你怨谁呀你。

曹云金:那还不得怨我妈。

刘云天:有老太太什么事儿?

曹云金:她着急娶儿媳妇,抱孙子,所以我才娶了这么一个倒霉媳妇。

刘云天:听这话还挺孝顺。

曹云金:那当然,人和母亲的感情是最深的。

刘云天:哦。

曹云金:什么感情都比不了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打个比方吧。

刘云天:嗯。

曹云金:您在外地上大学四年没回家,回到家门口第一个喊的就得是妈。

刘云天:是吗。

曹云金:那当然,都得这么喊。

刘云天:你学学。

曹云金:家门口。妈,我回来了,都得这么喊。

刘云天:好像是这样。

曹云金:没有喊别的了。站门口,四姨夫。

刘云天:哎对了。

曹云金:我回来了。

刘云天:那不像话那个啊。

曹云金:而且我跟你说,人和妈的感情,连爸都比不了。

刘云天:是这样吗?

曹云金:那当然了,有什么事都得先找妈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妈,我渴了。妈,我饿了。

刘云天:对。

曹云金:妈,我衣服呢?都得先找妈。跟爸就没这么多话。

刘云天:是吗?

曹云金:跟爸最多一句。

刘云天:说什么呀?

曹云金:爸,我妈呢?

刘云天:还得找妈呀。

曹云金:我小时候可淘气了。

刘云天:什么呀?

曹云金:我们家住大杂院儿,上厕所都得去公共厕所。

刘云天:没错。

曹云金:政府为了给我们美化环境,给我们建的那个可移动的公共卫生间。

刘云天:哎,更讲卫生了。

曹云金:可移动的公共厕所。

刘云天:多好。

曹云金:我联合了胡同里几个小伙伴,把这个可移动的公共厕所给推河里去了。

刘云天:这都什么孩子。

曹云金:回家把这事跟我爸说了,我爸当时就急了,要揍我,我说我说你凭什么打我啊。

刘云天:就得教育。

曹云金:华盛顿当年把家门前的树砍了,他爸都没打他,你凭什么打我?废话,华盛顿砍树的时候他爸在树上吗?

刘云天:嚯,好家伙。不是,你把老爷子给,哎呀。

曹云金:我连我爸带那厕所一块儿给推河里去了。

刘云天:这孩子太皮了。

曹云金:小时候太淘气,长大了就别再让他们操心了。

刘云天:知道改就行。

曹云金:为了孝顺父母,我才娶了这么一个奇葩。

刘云天:唉,别这么说话。

曹云金:您可不知道,我那媳妇天天在家里面什么都不干。

刘云天:哦。

曹云金:就知道看电视。

刘云天:喜欢这个。

曹云金:她爱看的节目我都不爱看,您知道我爱看什么吗?

刘云天:您看什么?

曹云金:我爱看真实的。

刘云天:什么东西?

曹云金:什么真实?

刘云天:啊。

曹云金:我爱看新闻里边的街头采访民意调查,这个真实。

刘云天:我知道,就拿着话筒到街上问问老百姓生活,我看过那个。

曹云金:一记者拿着话筒在街上采访,大妈,您看这刮这么大的风,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吗?大妈是一东北人。

刘云天:哦。

曹云金:哎呀妈呀,今儿这风老大了,我跟老头子出来买菜来,这不是,哎,我老头子呢?

刘云天:啊。

曹云金:你看影响多大,连老头都刮飞了。

刘云天:行了行了。

曹云金:大妈,我这还一个问题。

刘云天:还问。

曹云金:您看现在一到过年过节啊,很多单位花很多的钱放烟花。您怎么看啊?那能怎么看啊,趴窗户看呗。

刘云天:这玩意不挨着。行,您别说这个了。

曹云金:她爱看的节目我不爱看。

刘云天:她喜欢什么?

曹云金:她爱看广告,你说这广告什么可看的。

刘云天:说的是。

曹云金:拉着我陪她一块看,我看的广告太多了,我觉得我现在能上广告公司当创意总监了。

刘云天:你还有这本事。

曹云金:随便给我一产品,我就给它做一广告。

刘云天:吹吧。

曹云金:老北京炸酱面。

刘云天:这做什么广告?

曹云金:我就能给它做一个广告。

刘云天:那您给我们说说。

曹云金:张嘴就来。

刘云天:我们听听。

曹云金:老北京炸酱面,连续百年全国销售领先,一年卖出七亿多碗,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。一位大妈一口气买了十碗炸酱面,等到临走的时候,卖炸酱面的老大爷拦住他,哎,你的炸酱面,买炸酱面的大妈回眸一笑,不,那是你的炸酱面。老北京炸酱面,真正的炸酱面,老北京炸酱面,炸酱面的领导品牌,不是所有的炸酱面都叫老北京炸酱面,老北京炸酱面,清肠排宿便。

刘云天:哎,什么乱七八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