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品:经典春晚小品_大棉袄二棉裤《红高粱模特队》赵本山、范伟

对于任何社会现实,人们最直观的态度判据便是满不满意。将这种态度施加到文学作品上,便会自然地产生两个相对立的主题,对于我们满意的,便要歌颂;对于我们不满意的,便要抨击。

小品亦然,对于歌颂类小品,其歌颂对象可以包括人性的闪光点,包括我们社会的蓬勃发展,甚至包括对父母的感恩。对于抨击类小品,最鲜明的方式便是讽刺,讽刺特权、讽刺黑恶、讽刺脑残。

赵本山的喜剧小品,几乎涵盖了上诉所有主题,而歌颂类喜剧更是他的拿手好戏,真正做到在不催泪的前提下让人品味到绵绵不绝的正能量。而在他所有的歌颂类小品中,最具历史穿透力的一部作品,当属这部《红高粱模特队》。

和赵本山其他作品相比,这部作品还有两个特殊之处,首先是调用了大量的道具型人物,其次是结尾有攒劲的歌舞表演,这在赵本山春晚小品中是唯二的。

在本作中,赵队长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具备原始而淳朴的审美观,同时对专业的美学人士具有一定的崇敬。范老师是一名专业的模特教练,具有规范而专业的审美观,同时也具备专业人士的自得,但称不上美学大师。所以,二人审美观的差异和概念的错位构成了这部小品的戏剧冲突,最终被末尾的歌舞表演所解决——这段歌舞表演的确是“美”的,但也的确难说是模特表演。

我们对美的认识既包含先天因素,也包含文化因素。就我的个人体验来说,几乎很难产生泛泛的感性的“劳动是美”这种审美体验,但在敲代码的过程中,的确能够产生对代码的某种欣赏意图。

然而如果理性地分析,劳动极有可能是唯一具备天然合理性的正确价值观,也极有可能是人类在发展过程中,仅次于对异性身体的审美行为。原因很简单,性和劳动是使得人类这一物种得以延续的唯二动力,而前者在某些社会下是存在禁忌的,后者则在任何社会都需要被提倡。

但是,商品社会,资本价值成为覆盖在劳动价值之上的一种假象,不劳动者取代劳动者成为社会规则的制订与维护阶层,因而社会需要提倡非劳动美以契合资本崇拜。所以,庸俗地说,劳动者的劳动目的之一是不再劳动,为了不再劳动这一目的,甚至可以不惜牺牲身体健康地去拼命劳动。

我们回到《红高粱模特队》这部作品,其隐藏的逻辑链条是劳动创造价值,价值产生美,进而劳动产生美。而当下真实的逻辑链条是不劳动可以“创造”更多的价值,进而可以产生更多的美。这种论调并不能解释所有的审美现象,但至少可以解释小鲜肉横行所表现的某种价值观念。

本作之所以高贵而独特,也在于“劳动美”这种歌颂对象将消失一段时间,于是更显的本作弥足珍贵。但另一方面,传统农业的消亡是不可避免的历史事实,当我们的农业全部实现机械化之后,本作所表现的农村劳动是否会被未来的观众所理解,又是另一个问题,在此便不做多讲了。

本作为上上之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