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品:经典春晚小品《不差钱》_赵本山、小沈阳

《不差钱》本身属于急就章的一部佳作。

当时是只有12天创作时间,因为之前的小品《送蛋糕》由于突出男女关系,有很强烈的性暗示成分,被下马了。于是赵本山带着之前合作了两年春晚的徐正超,跟新手下尹琪,加班加点赶了一个这个出来。(崔凯负责把关)

尹琪算是个不得志的喜剧大家,我朋友以前是他的大学同学,据说每年艺术节,尹琪自编自导的喜剧小品,已经成为学校最热门话题。但后来一直在辽宁台做小节目,很不容易才攀上赵本山,又赶上他日落西山的时候。而《不差钱》,应该是尹琪做过的最大影响力的喜剧作品。

由于我自己也写喜剧,所以翻看很多创作者的相关作品,尹琪算是比较有创作洁癖的一类,不愿意用太多网络语言的梗塞进去。从他一力创作的《废柴兄弟》,与《爱情公寓》相比,就可看出这种喜剧创作者的坚持。

《不差钱》的戏剧结构其实挺弱的,核心矛盾就是徐正超当时在饭店,看到的一个事情,一个食客给了服务员小费,让他一会儿点菜的时候,凡是贵的东西都说没有。后来被放大成了一个小品。而原先被毙掉的《送蛋糕》,其实要在喜剧效果跟剧情复杂程度上,都远高于这部,后来被拿到赵本山的老地盘辽宁春晚播了,效果极佳,没看过的朋友可说是终生遗憾。

但《送蛋糕》属于那种绝无任何正面意义的作品,也只能对标《不差钱》这样纯娱乐+才艺表演的展示类喜剧,才有可比性。像反骗的《卖拐》、讴歌改革开放的《昨天今天明天》,讽刺乡村官商勾结的《拜年》,内涵都是《不差钱》、《送蛋糕》这类作品所无法企及的。这也是赵本山后期小品的一个尴尬之处,喜剧水平依旧很高,但思想上的拔高已经不存在了。

我相信这不是由于赵一味追求搞笑,而是因为审查制度的逐步严格化,以及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的节目立意需求所导致。

其实《不差钱》的商业价值远大于它的艺术价值,这在赵本山小品里是不多见的。因为他的作品往往是两者并行,多大的艺术成就,就有多大相应的影响力。

真正艺术性不高,但足够热闹,且在民间引起极大反响的,其实也就《卖拐》的续集《卖车》,以及这部《不差钱》。

而且两者有个相似之处,就是都靠了取巧的元素走捷径撑起整台戏(卖车是靠当年流行的脑筋急转弯,不差钱是靠小沈阳在二人转舞台磨炼多年的才艺表演),剧情转折都比较弱化,但还是由于演员的优秀表演,获得了大众的喜爱。

在这里不得不提的是《不差钱》的续集,《就差钱》。这是个较少人看过但很有意思的作品,艺术水平远高于前者。但最后被放到了辽宁台春晚播,所以南方观众不太熟悉。

这部的编剧是赵本山的金牌编剧何庆魁,带着尹琪一起做的。与《不差钱》的“徐正超+尹琪”攒稿/崔凯把关,在阵容上可谓是有很大分别。何庆魁的笔力实在是难以小觑,生生的把一个原本才艺展示为主的小品,改为了乡村人情的讽刺活剧。

看过这部小品的,会对里面赵四的角色拍案叫绝。这是《不差钱》中不具备的大角色,讽刺性极强,且将“爱面子”与“爱钱”的里外人性,做了非常好的刻画,至今回看,仍是叹为观止。

有人说《不差钱》是赵本山江河日下的开头。其实也不准确,但有一点是对的,就是他开始老态毕现,而且逐渐将自己的戏份削弱,就像《长江七号》之于周星驰、《舞台春秋》之于卓别林一样。

但无论怎么说,《不差钱》已经是现在春晚舞台难以见到的精品了。也许沈腾的班底能攒出质量相对接近的作品,但别人很难了。赵本山的传奇年代已经过去,只剩下无尽的怀念。